重疾险的前世今生

重疾险是很重要的保险产品,也应该是很多人应该重点考虑的险种。今天艾米姐花一点时间来接受重疾险的起源和发展,希望小伙伴们能对这个险种有更深入的认识:

学术界上认为,南非是现代意义上的重大疾病保险的发源地,第一个具有现代意义的重大疾病保险产品出现在南非的保险市场,是由Dr Marius Barnard(马里优斯-伯纳德)医生与南非Crusade人寿保险公司合作,在1983年8月6日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款重大疾病保险产品。作为寿险的附加险销售,对冠状动脉搭桥术、恶性肿瘤、急性心肌梗塞、中风四种重大疾病提供保障。

促使Dr Marius Barnard(马里优斯-伯纳德)医生提出这一产品的创意来自于他的职业经历,他作为一名医生在行医的过程中接触到的很多病例深深触动了他,尤其是一位34岁的女士。这位女士有自己的事业,离过婚,还带着两个孩子。她患了肺癌,通过手术治疗,成功切除了肿瘤。两年后,病人再次来到伯纳德医生的诊所,从她的眼神中,伯纳德医生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讯息,她呼吸急迫、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经了解,这位女士手术后继续工作,以便挣钱为了两个孩子未来的生活,而癌细胞向另一片肺叶转移,两个月后,她去世了。

伯纳德医生很悲痛,他发现尽管自己通过手术挽救了很多人,但是大部分病人出院后无法工作,却面临着后期沉重的康复费用而生不如死。他发现,医生只能拯救一个人的生理生命,却不能拯救一个家庭的经济生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促使伯纳德医生与Crusade人寿保险公司合作,在1983年8月6日开发出世界上第一款重大疾病保险产品。

重疾险起源于南非,之后,重大疾病保险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传入英国,90年代时已是销售最好、最受投保人欢迎的产品之一。统计数据显示,英国10%的工薪阶层都拥有重大疾病保险保单,1998年,英国全国新单期缴保险费中重大疾病保险的保费占了23.6%。

英国:英国保险协会(ABI)在1999年即对疾病进行了标准化的定义,以确保不同销售渠道使用同样的表述方式及理赔的一致性,避免了不同的保险公司对同一索赔处理各异的情况。其标准化定义也只包括一些基本的疾病,各家保险公司自行决定加入其它定义未标准化的疾病。同时,再保险公司也竭力促进疾病定义的标准化。

新加坡:在2003年7月开始,历时两年时间,完成了对重大疾病定义的标准化过程。

中国:我国是继英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之后第四个对重大疾病定义标准化的国家。

大家可以看到,重疾险在诞生的12年后才传到中国,在中国的发展也就20多年左右的时间,但是这20多年来,有多少个家庭因为购买了重疾险得到赔付,支持了疾病的恢复和家庭成员的生活呢,据中国保监会健康险部的理赔数据:2015年团体重疾累积赔付24.49亿,较上年增长49.39%,而个人重疾累积赔付100.38亿。下面我们来回顾以下重疾险这20多年的发展历程:

病种不断增加,各公司释义各异,理赔标准不统一,其间曾短暂出现过分红型重疾险,但被保监迅速叫停(2003年)

保监会和中国医师学会联合发布保险公司的重疾险必须包括25种重疾,且有标准化定义,这一规范由深圳友邦被诉事件所引发。

在保监会的指导下,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医师协会合作开展重疾定义的制定工作,对常见的25种重大疾病的表述进行了统一和规范,并制订了《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以下简称《疾病规范》)。这是我国针对重大疾病保险建立的第一个行业规范性操作指南。同时保监会规定,重大疾病保险产品必须包括这25种重大疾病中发生率最高的6种疾病,分别为恶性肿瘤、心肌梗塞、脑中风后遗症、重大或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冠状动脉搭桥术、终末期肾病。

在《疾病规范》发布之前,各家保险公司重疾险产品对“重大疾病”既没有统一的定义,也没有核心病种,保障范围和除外责任千差万别,消费者购买和理赔时常常会遇到各种问题。《疾病规范》实施后,不同保险公司的重疾险产品对于疾病的定义和种类进一步规范,其产品的可比性增强,消费者可以更容易地比较不同保险公司产品的保障范围的价格,保险公司之间的竞争也更为透明。

这一时期,重疾险出现两种特征:一是保险公司将主附险拆分,附险为提前给付重疾,主线为终身寿或两全,仍以分红型为主流。二是开始出现轻症、重疾多次给付等创新责任,首款优选寿险及重疾险上市(2011年,明亚联合慕再开发,人民人寿承保)

市场多样化发展阶段,出现了以下几个特征:预定利率市场化,3.5%预定利率重疾险上市,全面替代既往产品;由于费率大幅优化,非分红的传统险形态成为主流;轻症额外给付成为主流责任,轻症豁免责任开始出现;重疾多次给付的产品也开始增多,但尚属探索阶段;病种进一步增加,重轻症合计已突破100种。

2013年11月,中国精算师协会发布《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06-2010)》(以下简称《重疾表》)。《重疾表》共有五张表,包括6病种经验发生率男性表和女性表,25病种经验发生率男性表和女性表,以及恶性肿瘤、急性心梗、脑中风3中主要重大疾病的单病种发生率参考表。

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没有自己的疾病发生率表,重疾险产品的定价和法定准备金评估主要依靠再保险公司提供的国外疾病发生率数据。由于中外的国情存在很大的差异,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定价和准备金评估的准确性、科学系和适用性都难以解决,严重制约了我国重大疾病保险的发展。

《重疾表》的编制既有利于保险公司在推出重疾险产品时对其业务作出全面的评估,也可以使其在设计新产品时,更能契合市场需求,推出适合于特定人群的个性化的重疾险产品,使得消费者能够有更好的选择。

看这些年重疾险的发展,就是一句话:产品越来越好,保费却越来越便宜!那么未来,会怎样呢?艾米姐觉得:

1. 价格经过这几年的竞争,可能下行空间已不大了。这几年,尤其是随着互联网保险的发展,重疾险价格不断走低,尤其是一些中小公司推出了很多性价比高的产品。当然,传统的大保险公司的相关产品应该还是有降价空间的,但这取决于他们的意愿了。

2. 保障责任、重疾种类不断丰富。 包括病种、轻症、豁免、身故、全残责任、观察期、多次赔付、护理金、提前赔付、特定疾病额外赔付等,目前各家公司的重疾产品责任不仅在病种上做文章,除了保监会规范的25种必保病种外,都会格外增加病种。所以感觉这部分的创新也越来越到极限了。

3. 产异化的产品设计可能是未来创新的重点。比如少儿重疾、专门的癌症险、老年防癌、女性关爱疾病保险等等的问世,细分病种的好处对特定人群来讲是好事,比如之前60岁以上的老年人是没有商业重疾险可以买的,现在保险公司推出老年防癌险,50–75岁的老年人也可以购买了,这样一大批人群的需求得到了满足。毫无疑问,随着市场竞争,市场会不断细分,未来还会不断有新的产品形态推出。

4. 当产品本身差异不大时,越来越多的健康增值服务就会成为吸引客户越来越重要的因素。在我国始终都存在看病难这个问题,而且大家得了病最重要的还是能得到相应的医疗资源,产品同质化越来越高,保险公司的增值服务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当前保险公司推出的增值服务也各种各种,比如泰康的重疾就医绿通服务,中英的全健康、春雨医生等,围绕重疾本身来做足文章,包括专家预约、专家门诊、专家手术。

总之,重疾的发展越来越贴近市场,由一开始的简单、伯纳德医生与保险同质性、单一竞争状态,逐步发展到多样化、充分挖掘和回应客户需求,创新不断,相信未来还有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产品面世。

这篇的主题对于非保险行外人士而言,好像没有太多意义。但艾米姐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来写这一篇,是希望小伙伴们对于重大疾病保险有个正确的认识,也更能了解到这个险种的意义。当然,大家也看到了,重疾险产品越来越丰富,价格也越来越好,但这不是说就要大家就一直等着最优秀的产品出现,毕竟你在一天天变老,对于确实需要的保障,还是尽早安排比较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paidsurveystarters.com/,伯纳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